ManBet正网

亲眼看到宋美龄为一位军事官员做译员

  1917年夏天,宋美龄结束了在美国为期八年的留学生生活,于当年8月只身返回上海。她回到上海的初期,就一心渴望到社会上去供职,可是由于其父宋嘉树的坚决反对,宋美龄在上海家中曾度过一段苦恼的家居生活。直到1918年5月宋嘉树在上海病逝,宋美龄才有了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当然,这一切都得益于二姐宋庆龄在母亲倪桂珍面前的进言。

  宋美龄的第一个职业,是到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当英语教师。宋美龄进入基督教女青年会,是母亲接受一位友人的建议才得以实现的。当宋母公开放出话来,要为宋美龄寻找职业时,上海许多学校对宋美龄都有兴趣。一些学校甚至愿出优厚的薪水聘用她。但都被倪桂珍谢绝了,她唯一看中的是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

  1910年5月,13岁的宋美龄的丑小鸭时代,宋显得又矮又胖,但眼睛很有神。

  宋美龄在基督教女青年会讲课很优秀。当年她在威尔斯利女子大学读书时,就经常当众朗读英文课文,所以她当教员并不怯场。当时前来青年会听课的都是上海妇女界有名的大家闺秀,还有一些高官的女儿或夫人。

  她不但每周两天到基督教女青年会讲英语课,同时还参加一些由基督教女青年会组织的其他社交活动。

  宋美龄本来想在基督教女青年会这样继续教书,可是不久有一位在青年会听过宋美龄讲课的高官夫人,向上海市社会局推荐了她。原来上海要成立一个电影审理机构,缺少了解西方电影的人才,所以提名由宋美龄担任。

  宋美龄对上海市社会局派来考察她的官员感到意外。当来人询问起她在美国求学期间是否喜欢看电影时,宋美龄一时猜不出主动前来考察她的官员来意,但她仍然坦率地承认:电影我是最喜欢的,我在皮德蒙特读中学的时候,就喜欢看电影,可惜那里很少有看电影的机会。后来我到波士顿郊区的威尔斯利小镇,那里有一家电影院,这样就可以随时看美国电影了。

  负责考察她的官员告诉宋美龄:中国电影现在也开始寻求发展之路了。特别是上海更是中国电影发展的重要基地,所以在上海成立了一个具有全国指导意义的机构,将来会是政府的一个组成部门。它的任务是专门审查全国各地电影制片公司拍摄的各种电影,有声片和无声片都需要审查,总之,现在的民国政府开始重视电影了。当时的电影审查机构急需一个既熟悉美国电影,同时也会英语的工作人员,而宋美龄刚好符合这一条件。

  宋氏三姐妹中,就长相而言,美龄像二姐庆龄,就性格而言,她像大姐霭龄,而宋庆龄则比较文静、温柔……

  宋美龄当时的主要任务是任委员会审查外国电影的英文翻译,专门协助电影审查专员对所有英语进口片的观看和审查。这样一来,她只能把基督教女青年会的英语课教师当作副职,而把全部身心倾注于审查委员会中。名不见经传的宋美龄从基督教女青年会这个不被社会注目的民间团体,一跃到上海电影界人士备受关注的审查委员会任职,在所有人眼里是一个奇迹。有些人甚至认为宋美龄进入电影系统,与当时正在上海的孙中山有关。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孙中山从来没有插手妻妹的工作问题。

  不过,宋美龄参加社会工作以后,许多与孙中山有关系的社会贤达倒是对宋美龄初出茅庐所表现出来的杰出才华表现出热情的关切。这其中当然不仅仅因为宋美龄是孙先生的妻妹,宋美龄本人与生俱来的社会周旋能力和她留美多年积累的卓越学识,为她此后进一步在上海寻求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就在宋美龄供职电影审查委员会半年后,上海市参议会内的一批同盟会友人,开始注意和了解宋的情况,知道宋美龄在电影审查委员会里干得很出色,不愧是名牌学校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高才生,并且对宋的英文和法文水平赞不绝口,因此极力主张聘请宋美龄来上海市参议会任职。在他们看来,聘用宋美龄来会供职至少有两个益处:一是她的到来可以密切与已经前往广州的孙中山的联系;二是当时上海像宋美龄这样优秀的英语翻译人才确为罕见。

  消息传到宋美龄耳朵里,她极为反感。一是因为她对在上海电影审查委员会供职已经很满足,不想在短时期内频繁地变更职业;二是她已经听说了坊间对自己工作后的种种猜测。她那时既想有崭露头角的机会,又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对参议会派来商量此事的人明确表示了无意进入参议会的意思。可是,宋家人却不赞成宋美龄的主意,表现较为明显的是她的大姐宋霭龄。她是力主宋美龄进入政界的主要力量。宋霭龄认为三妹进入上海参议会可能改变将来的命运。她开导妹妹说:上海参议会虽然不是什么权力很大的机构,可是自清廷倒台,民国建立以后,上海参议会已是一个不可小视的社会机构了。

  宋美龄对此盛情难却。她认为如果听信大姐的劝告进入上海参议会,她就必须在基督教女青年会和电影审查委员会中至少辞去一职,不然她就无法安排自己的时间。

  尽管宋美龄有适可而止的意思,但是宋霭龄仍然有意提携妹妹更上一层楼。于是便将事情的缘由说出来:原来是参议会一位朋友在一次外事活动中,亲眼看到宋美龄为一位军事官员做译员。他认为宋美龄的英语翻译水平不仅在上海是第一流,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也是第一流的,她的英译甚至让外国客人赞佩不已。那位友人认为像宋美龄这样优秀的人才在电影审查委员会供职是屈才使用,所以极力主张调宋美龄进参议会,因为当时上海参议会正缺少一位英语译员。

  上海参议会中有许多美国人担任要职,这时要下设一个儿童劳工工作委员会。主要工作职责是救助中国社会底层贫困儿童。至于参议会为什么一定要请宋美龄兼职,就是因为这个工委会不时要会见外国人,英语译员显得格外重要。

  宋美龄得知这一消息以后,忽然动了心。她对儿童和劳工的工作十分关心,她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世界儿童和妇女的现状。而宋美龄当年在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毕业论文,就是以妇女儿童社会地位得到改善为主题的。最后宋美龄同意辞去电影审查委员会专职译员的工作,进了上海参议会。

  1919年秋天,宋美龄正式出任由该会主办的上海儿童劳工工作委员会的执行秘书,工作变得更加繁忙了。

  可是1920年的夏天,不知何原因,宋美龄忽然又辞去了包括上海参议会儿童劳工秘书在内的所有职业,一个人只身悄然前行广州。在那里,宋美龄见到了后来改变她一生命运的蒋介石。

  确实,大姐宋霭龄追随丈夫——晋商理财家孔祥熙,怎能不爱财?二姐宋庆龄追随丈夫——革命家、孙中山先生,怎能不爱国?三妹宋美龄追随丈夫——“民国委员长”蒋介石,怎能不爱权?她们各自走完了特立独行的人生旅程。

  其中,宋美龄(1897—2003)寿命最长,跨越了三个世纪。这三姐妹提供给后人永远说不完的线岁去世的宋美龄没有留下任何回忆录或自传。生前,常有人劝宋美龄写点文字或口述历史,但都被她婉言谢绝。宋美龄一生没有子女,在台湾和美国两地也没有留下什么产业。晚年伺候她的孔家大小姐孔令仪(孔祥熙和宋霭龄的长女)在美国表示:“老夫人身后只留下十二万美元存款,而且,这还是她攒了好多年才存下来的。”

  对于孔令仪在宋美龄追思会上所传布的淡泊名利的形象,许多知情者认为不可尽信。有关宋美龄的财产,孔令仪或许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三妹不止爱权,也爱钱”。宋美龄一生各个时期,她的经济状况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

  宋美龄受到父亲宋耀如精明的商人头脑和积聚财富手法的影响,深知国人的权钱关系理论,当然既爱权势也爱钱。宋美龄年轻时即表露出强烈的政治进取心,热衷权势并如愿以偿。

  1927年12月与蒋介石结婚后,宋美龄任蒋介石秘书及英文翻译,活跃于外交场合。宋美龄向蒋介石多方面介绍西方文化和政治,推动蒋亲美。

  宋美龄曾长期任职,因此宋美龄个人是有丰厚职务收入的。如:1929年创办军人遗族学校,又设立“励志社”,以文化活动联络军官。在蒋介石推行新生活运动时,宋美龄主持“新生活运动妇女顾问会”。1936年宋美龄出任全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积极扩建空军。

  宋美龄还曾担任“中华妇女联合会”创办人兼主席,之后担任辅仁大学董事会主席,华兴育幼院、振兴复健医学中心董事长,故宫博物院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民国妇女联合会主任委员……

  1934年12月26日,《江南正报》登载消息:“‘国府’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一千三百万银圆,宋美龄三千五百万银圆……”当时一银圆的购买力相当于如今六十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如果当时传闻属实的话,宋美龄个人财产已相当于如今的二十一亿元,几乎是蒋介石的三倍。这个数据也见于当时的“蔡元培日记”。

  1948年11月宋美龄赴美国求援,却受到杜鲁门总统的冷遇。杜鲁门当时对已丧失信心和希望,他一直在和助手们坦率地谈论政府中的“贪官和坏蛋”,这些“贪官和坏蛋”当然首推孔宋两家族——他们在抗战期间,大发国难财,截留美援,用来兴办自己的公司,倒卖美国援华物资,图谋私利;内战期间,再三向美国政府伸手,把大批的美元投入自己的企业;在大陆政权崩溃前夕,又抢先将财产移向海外,特别是美国……这能不让杜鲁门生气吗?

  宋美龄在1948年年末、1949年年初赴美求援失败时,也匆忙地在美国处理自己的私产,让她的外甥孔令侃帮助掌管。但具体数字不详。

  有资料称:“四大家族”(主要是以孔祥熙和宋子文为代表)20世纪40年代利用美援物资和他们的特殊途径在美搞投机倒把,被美国财政部查出偷税几千万美元,告到总统杜鲁门处。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财政部联合清查,在美来历不明的非法财产居然达到20亿美元以上,美参众两院一致决定:永久冻结四大家族在美非法财产和在美银行保险库里来历不明的古玩、字画、珠宝、黄金,补清偷税金额和罚款。对援助额不变,并通知宋美龄,1945年至1949年间已批准援助的30亿美元,已用了28.5亿美元,用完为止,不会增加。

  对于以上资料可以作如下分析:应该把“政府”的资产跟所谓四大家族的个人私产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1949年美国官方永久冻结的政府在美非法财产共20亿美元以上,其中很可能包括宋美龄的财产,但具体数字不详。

  蒋介石去世(1975年4月5日)以前,每两三个月就会给宋美龄一笔津贴。蒋经国上台后也是如此。1983年10月,宋美龄应蒋经国邀请返台,发表《我将再起》长文,频频活动协助蒋经国安抚党内元老及军方人士,化解革新阻力,终致开放。

  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宋美龄曾参与安排后事,并撤销戒严令。后退出政坛,隐居台北士林官邸。

  蒋经国去世后,宋美龄和李登辉见面时,向李登辉提出:“你是知道的,经国在的时候,‘’每月都会按时给我一笔经费,现在经国去世了,不知道你是否还会给我这笔经费?”毕竟依照法律,宋美龄应该享有去职台湾地区领导人遗孀的待遇,诸如每月薪俸的支领问题,但这必须经过李登辉的批准。对宋美龄的要求,李登辉一般都能满足她的愿望。

  台湾《时报周刊》报道,宋美龄在美国定居之初,名下已经没有什么财产。看来这符合实际情况。

  宋美龄在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发表以后,对美国最终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心怀怨恨,又觉得在维护台湾与美国的关系方面她已无事可做,便开始把精力转移到经营实业方面,ManBet正网在美国投巨资于石油、天然气产业。1984年,美国合众国际社一则电讯报道说:“蒋夫人宋美龄女士投资五百万美元,与得克萨斯州菲利浦石油公司签订契约,在新墨西哥州附近合作采勘一座石油天然气……”事后证明,这是孔令杰以姨妈的名义,“以广招徕”大生意而为。虽然宋美龄本人并不参与这笔生意,但孔令杰想到打她的招牌,无疑是因为宋美龄在石油、天然气领域还是有一定名头的。何况,孔、宋本就是一家。由此看来,专心致力于商场,也是宋美龄被迫退出政治领域的无奈选择。

  1975年4月,蒋介石去世。半年之后,宋美龄以养病为由到美国调养。之后,又几度到美国作短期或长期停留。宋美龄第一次(1975年)离台赴美,住进纽约长岛蝗虫谷的孔家旧宅。根据随行前往的蒋家扈从透露,光是老夫人的行李,就分三年、三次、三个架次的飞机才运完;而第二次离开台湾时(1991年),狗万官方网站行李有九十七箱。

  蝗虫谷住宅为一座两层楼建筑,外加一层阁楼,于1998年被拍卖,共售得三百万美元,约合一亿台币。但事后买家却对外表示,他们真正看上的是宅内的书画古董;据保守估计,光是那些书画古董的价值就超过售价。另外,老夫人晚年所住曼哈顿的纽约寓所,亦为孔家所有。

  蒋介石去世后,台湾当局在1978年5月发布了“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礼遇条例实施办法”,规定“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配偶除可应邀参加大典外,还可享有交通工具(汽车)两辆及司机两名;处理事项人员三人或四人及相应的事务费;台湾内外医疗包括私人医生与健康检查所需的一切费用,以及视实际情况由“国安局”提供安全警卫。“”根据这些规定,2003年编列了四百一十六万元的预算。值得注意的是,按规定,宋美龄无论在台湾还是在海外,所有医疗费用完全由台湾当局支付,都为实报实销,无上限(不封顶)。她虽然人在美国,2003年去世前台湾“”派驻美国的医疗人员,每人每月的薪水至少有五万元,再加上节假日奖金,每年六人至少得六百万元。所以为了照顾宋美龄,一年支出至少一千万元新台币,合人民币二百五十万元。(笔者注:本世纪初,新台币兑换人民币为四比一,也即一百新台币兑换二十五元人民币)

  如此礼遇宋美龄,自有依据。不过,也有传闻说,宋美龄在美国生活依靠的并不全是台湾方面提供的开支,还有蒋家当年的“秘密资金”。

  香港《明报月刊》2003年12月《特大号》上曾经就宋美龄病逝发表过一个题为《宋美龄跨世纪的情爱》的专辑,其中写道:

  蒋介石夫人宋美龄以一百零六岁高寿于梦中辞世,多年来一直照顾着姨母宋美龄的孔令仪(孔祥熙女)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谈到宋美龄的一些小事情,颇为有趣。

  孔令仪说,宋美龄1991年来到纽约后,十二年只问过她一次:“钱够用吗?”孔令仪答:“放心,够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