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正网

活跃于该党各层级运作中

  据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3日报道,“飞虎队”将军陈纳德的遗孀、美国著名华人社会活动家陈香梅女士因中风并发症,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过世,享寿94岁。

  昨晚临睡看见消息:据美媒《华盛顿邮报》称,94岁陈香梅于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逝世。

  起身,查见邮报官网写讣闻栏的作者在此消息中还写到,陈香梅女儿表示母亲最近中风有并发症。随后,陆续见消息连传,中国侨网一篇报道称陈香梅女儿表示,母亲过世,非常难过,正积极筹办后事。昨夜今晨至发稿前,记者几次拨打当年曾三次越洋采访陈香梅的办公电话及传真号码,一直无人接听。

  静夜中,找出三次采访她的记录,看到她所传来“香梅用笺”上一字字写下的笔迹,想起电话里她活泼带笑的音调口吻,时隔多年之后更加深有感触于她亲述的那些历史细节,及她对中国对上海的热情。

  起初是在宋美龄去世那年,着实有点异想天开,虽然记者当时手头有一个陈香梅在美国的办公传真号,可毕竟是话题敏感、素不相识、远隔重洋、正逢周末、只是传真……

  没想到采访函发过去后,大约半小时,记者路过传真机,瞥见两张纸有些异样,弯弯曲曲密密麻麻,仔细一看,“香梅用笺”赫然纸上,一句句都是她与宋美龄的非常事:是宋美龄力邀飞虎队来华,是宋美龄成就了她的万里姻缘,是宋美龄做了她女儿的干妈……赶紧再次联络,不久接通电话,陈香梅热情客气,有问必答,虽然所谈都是她自己有着深刻记忆的亲历见证,依然认真思索,以求话语确切。

  持续的问答之中,她讲到两家交情很深,说抗战时,飞虎队总部设在重庆,宋美龄就常把陈纳德找去一块打桥牌,陈纳德也常把宋美龄请来,招待她看好莱坞新片,1958年陈纳德临去世前,宋美龄不远万里飞到美国看望他,直到十天后陈纳德去世;又讲到陈香梅自己的两个女儿还在咿呀学语时,宋美龄就欢喜得不得了,主动提出认作干女儿,而且经常到家里来看孩子,逢年过节碰到抽不开身时,也总不忘派人给孩子们送礼物过来。陈香梅印象最深是送过两个玲珑的图章,上面刻着陈香梅两个女儿的中文名字——陈美华、陈美丽,名字是蒋介石起的,就是取宋美龄的“美”字。

  也就在这次采访中,记者问起陈香梅那封宋庆龄病危时托她带给宋美龄的信。上世纪80年代,陈香梅作为里根的亲善大使访问中国时,由病榻上的宋庆龄口述,请陈香梅的舅父代笔,宋庆龄签字,托她把信带回美国转交宋美龄。

  陈香梅对记者回忆了整个过程,特别记得的是她亲自把信送到宋美龄手中时的一个细节:“记得宋美龄接过信后对我说了一句话:告诉宋庆龄信收到了。”记者好奇追问陈香梅是否知道那封信都写了些什么,她坦然相告:信并没有封口,ManBet正网当然是看过内容才送的,糊里糊涂可不行。又回忆说:宋庆龄在信里说自己将不久人世,希望宋美龄到中国见最后一面,若不可能,也希望宋美龄把孙中山的私人文件交还给她。不久,宋庆龄就在北京逝世。陈香梅对记者感叹,两姐妹最终未能见面,这成为她心中永远的遗憾。

  紧接着,陈香梅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不管世界形势怎样风起云涌,宋美龄一直坚持中国不能分裂,对“”很不满意,反对“”。陈香梅还回忆说:直到晚年,只要一遇到上海人,宋美龄开口还是说“阿拉”。

  第二次采访陈香梅,是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她说60多年过去了,先生陈纳德的努力没有白费,又说到自己与他的缘分,“像是命中注定”,并一笔一划写下好几页纸的追忆文章传来,讲到卢沟桥事变时,用了“大家该知道的(卢沟桥事变)”作为定语,讲到飞虎队来华协助抗战的过程,很是详细而又熟稔。这次传来的文章,还专门有一个标题叫《飞虎队在中国》,以及一个落款:写于华盛顿。看得出,如此用心、正式的背后,是她对历史的怀念与严谨对待。

  第三次越洋采访,是在“神六”上天时。陈香梅依然热情,祝福的话语中,满是作为海外华人的兴奋,以及走过国家孱弱痛苦历史者的欣喜。她第一句话就是“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后面又不断出现“中国”、“中国人”成为高频词,尤其是有一下一口气连说了三个“中国”:“中国人不再是东亚病夫,中国土地不再有租界,中国人抬头向前走。”想来,ManBet正网这应是她当时回望此生所历的动情心语。

  昨夜今晨直至发稿前,从美国华盛顿当地时间的下午至入夜临睡时分,记者几次拨通当年采访时和陈香梅通话及越洋传真往来联系的电话号码,均一直听到最后话筒里自动报出:“您拨叫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

  今年2005年是中国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中国各地区都有各项纪念活动,一方面是表扬和追怀为抗战而牺牲的男女英烈,同时也让新的一代多了解八年抗日的艰巨历史。

  中国抗战始于1937年7月7日,大家该知道的卢沟桥事变,从此展开了中国血肉苦战八个年头。在这期间,在抗日的队伍中曾经活跃着由美国志愿空军人员组成的飞虎队,他们出生入死,保卫中国的领空,以一对十的英勇,打击日寇的来袭,建立战功,不但驰名中国,而且名扬国际,中美新闻多方报道由美国飞越太平洋到中国的飞虎队雄风。

  飞虎队的领袖是美国德州的空军教练陈纳德。陈纳德自1920年开始即积极呼号空军的重要,著有一本教材名为“防御性驱逐的作用”,空军多年予以采用。他的战术理论当时有重大影响,苏联当年也争取他去俄罗斯训练俄国空军,但他婉拒。1937年春5月他应蒋介石和宋美龄之邀,去了中国,从此他的一切和中国八年苦战是分不开的。

  陈纳德到了中国的第二天就和蒋夫人宋美龄见面,或许是有缘,他们一见如故,结下了终生的友谊。宋美龄请陈纳德先视察一下中国空军的设施,当年中国有意大利顾问、俄国顾问和德国顾问,美其名为顾问,其实都是想卖些无用的飞机给中国。这一切使陈纳德非常失望。他的结论是:中国对于空军组织一点没有准备。几天之后他见了蒋介石,做了报告,蒋介石没有料到中国空军如此贫乏,于是请陈纳德尽力帮忙,从美国招募部分美国飞行员,来华协助抗战。

  组织美国志愿队并非易事,因为当年美日还未双方作战。陈纳德只好多次回美,在华盛顿大声疾呼,让美国参众两院多了解太平洋战争的重要性。罗斯福总统颇有远见,他大笔一挥批准了由陈纳德在美国招募飞行员到中国服役,名为美国空军志愿队。约有三百名年轻美国飞行员参加了这支队伍,起程去追随陈纳德。

  1941年12月7日日本空袭美军夏威夷基地珍珠港,美日战争拉开序幕,美国正式协助中国抗日,飞虎队改为美国空军十四航空队,人员大增,抗战物资也有了着落。陈纳德的耐力没有白费。

  1925年6月23日生于北京的陈香梅毕业于香港岭南大学,1944年加入中央社。因为英文出色,陈香梅被派去采访当时正率领美国“飞虎队”帮助中国抗战的陈纳德将军,两人一见钟情。1947年22岁的陈香梅与54岁的陈纳德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女儿陈美华和陈美丽。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后来一直被广为传扬。

  1958年陈纳德去世后,陈香梅并未再婚,而是带着两个女儿独自在华府这个政治中心打拼,不仅站稳脚跟,还成为华府政治圈内最有影响力的华人女性,被称为“具有魔力和神秘力量”的女人。她是资深共和党人,在肯尼迪政府中分管进出口贸易,成为首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人女性。陈香梅是尼克松总统重要的筹款人,为尼克松胜选立下汗马功劳,ManBet正网但后来并未获得大使等政治任命的职务。陈香梅先后在八届美国政府中担任过顾问工作,成为美国政府政治圈内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1981年,里根当选美国总统,陈香梅以里根总统特使身份访华,并与当时的中国领导人会面,同行的还有国会重量级参议员史蒂文斯等。当时说:“陈香梅坐第一,参议员史蒂文斯先生坐第二,因为参议员在美国有100个,而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这让陈香梅备受感动,也成为她后来一直津津乐道的故事。那是陈香梅33年后重返大陆,从此便频频穿梭往返于太平洋和台海两岸。

  陈香梅是美国资深共和党人,活跃于该党各层级运作中;曾担任包括共和党中央委员、共和党财务委员会副主席和共和党少数族裔委员会主席在内的多项全国性重要党职,深受共和党高层的重用,也成为极少数担任政党要职的亚裔美国人。

  近年来,虽然年老体迈,但陈香梅依然积极参加中方举办的活动,包括中国官方在华盛顿举办的纪念“飞虎队”的活动,也经常出席中国驻美使馆举办的招待会。2015年9月2日,陈香梅获中国国家领导人颁授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当时已90岁的陈香梅奋力从轮椅中站起来,那年是陈香梅过去34年无数次返回祖籍国的最后一次。当然,陈香梅与台湾方面,尤其是的高层人物也继续保持密切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