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正网

ManBet正网民国奇葩官二代孔二小姐宋美龄的干狗

  民国历史上,有一位极为奇葩的风云人物—孔令伟,她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孔祥熙家二女儿。人们用“民国第一假小子”“混世魔女”“邪恶与荒谬的化身”“孔二小姐”这类语汇来形容她。这个一米五几的瘦小“假小子”,刁钻野蛮,残暴古怪,终身未婚,留下很多谈资和谜团。

  1919年9月5日,孔祥熙和宋蔼龄在山西太原的府邸,第二个女儿诞生。夫妇俩十分喜爱,取名为“孔令俊”。

  此女说话声音低沉,长相男性化。她嫌“俊”太女性化,自作主张改成充满雄性的“伟”字:立志做一个伟丈夫。

  孔令伟少年早成:十岁出头就学会射击,十三岁就学会开车。她偏爱男人装扮:穿一双系着蝴蝶结的男皮鞋,步履轻巧;不爱“红妆”爱武装,常穿黄呢子军装,握着马鞭,腰插匣子枪,威风凛凛,像个少壮军官;有时歪戴礼帽,鼻梁架着水晶墨镜,口叼雪茄,后来换成烟斗,一副黑老大形象。孔令伟身为姑娘,却热衷喝酒、骑马、飙车、打架、射击、泡美眉。此女不爱读书,靠母亲关系混了张高等文凭。

  孔家的这位千金要求别人必须喊她“二先生”,谁喊她“二小姐”,非被骂个狗血喷头不可!一生如此。在台湾时期,宋美龄的一个老侍从因为事情紧急,脱口喊了声“二小姐”,她像被戳了伤疤一样,怒斥:“老糊涂!”然后扬长而去。七八天后,蒋介石和他夫人的爱情故事更。两人又相遇,孔令伟还余怒未消地骂道:“老糊涂!”

  女大当嫁。小姨妈宋美龄试图把她介绍给节制西北五十万大军的“天子门生”胡宗南。胡宗南犹豫,征求好朋友、军统头子戴笠意见。戴笠实话实说:“孔二小姐是一个非常凶悍的‘男人婆’,性格十分暴躁,经常带着枪,牵着狗,率领扈从,横行霸道,还和很多女性关系暧昧,娶她做夫人可要小心了。”

  胡宗南心生一计,邀请孔令伟去西北驻地玩耍,借机考察。孔令伟欣然同意。胡宗南先是假扮记者,接近孔令伟。孔没认出来,把“假记者”痛骂一顿。胡宗南彻底看透其为人,想办法拒绝她。

  胡宗南邀请孔令伟爬山,把她累得筋疲力尽。到了半山腰,预先安排好的副官气喘吁吁地跑来,请胡宗南回军中处理紧急公务。胡宗南把孔令伟扔到荒山野岭,自行回营,然后借口日军准备发动进攻,亲自去前线部署防务,让孔令伟独自住在军营,和普通士兵一个待遇。伙食难吃,卧室肮脏,到处是蚊子、臭虫,把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孔二小姐折磨得苦不堪言。孔令伟一怒之下,不辞而别。回家大骂,说胡宗南这样的混账东西即使当了皇帝,她也不稀罕!

  宋美龄又想促成孔令伟与卫立煌的婚事,让孔祥熙约会卫将军府做客,乘机撮合。但孔令伟偷听到父母与卫立煌的电话后,故意穿着奇装异服,疾言厉色地痛骂上门拜访的卫立煌。卫立煌自尊心极强,岂能受这个侮辱?也没进门找孔祥熙,转身令车队返回。

  孔令伟是“官二代兼富二代”,这类人物大多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此女从小缺乏教养,撒野成性,在学校最喜欢挑起同学打架斗殴,自己坐山观虎斗。长大后,无比强悍。熟悉她的徐家涵回忆:有一次,孔二小姐在成都和飞行员大打出手。她有数不清的故事,可惜基本都是负面的。从上海、重庆、南京到纽约到台北,口碑特差,是公认的荒谬与恶行的化身。例如孔祥熙担任财政部长时,参事李毓万投其所好,想把大军阀韩复榘麾下孙桐萱师长的四弟孙桐岗介绍给孔长女孔令仪。孔令伟反感,想出报复李参事的鬼点子,即以李毓万的名义,写了份结婚请柬,散发给财经官员、金融家和企业家,邀请他们参加女儿的婚礼。李毓万的女儿只有17岁,遭此戏弄,无比愤慨。但李家无根无底,怎敢和显赫孔家扳手腕?

  此女还犯下多起罪。在重庆,因时有日机空袭,所以政府实行夜间灯火管制。一次,孔二小姐驾车回家,大开车灯,被执勤宪兵阻拦制止。谁知她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猛踩油门冲过去,把执勤宪兵撞飞在路边。该宪兵被撞成重伤,奄奄一息。事后,第一夫人宋美龄帮着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恶少孔令伟犯下的重伤害罪。更令人痛恨的是,她在南京还犯下杀人罪。

  一天晚上,孔令伟驾驶轿车去夜总会消遣。为赶时间,加速冲上人行道。结果被一手执警棍疏导交通的年轻警察阻拦。孔令伟与之争执、推搡。该警察不认识孔令伟,试图将她拖到警察局。孔一怒之下,拔出枪来,将警察当场击毙。然后,孔令伟若无其事地继续赶路。当晚,孔令伟找到宋美龄,添油加醋地报告事情经过。宋美龄轻描淡写地说了她几句,答应全力帮忙。第二天,她就让孔祥熙赔了一大笔钱,令当时的南京市长送到死者家中,运用第一夫人权力摆平此事,杀人犯孔令伟毫发未损。有资料揭示南京警察因此罢工,并包围孔宅,但最终不了了之。当时南京流行这样句话:别神气,小心出门碰到孔二小姐!

  蒋经国上海打虎,一度查封了孔祥熙长子孔令侃的扬子公司,但孔令伟的嘉陵公司却毫发无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她,只有“云南王”龙云的三公子龙绳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她在重庆公园枪战。面对准备检查孔家仓库的官员,孔恶少建议开枪灭口!孔令伟耽误了何应钦的紧急电文,蒋介石苦笑了事。但这丫头越闹越出格,有次挪用了桂系军饷,导致前线将士们两个月没领到薪水。老蒋大发雷霆,据说还赏了她一巴掌。她最害怕的人只有一个:蒋经国。

  孔令伟一心想做政治女强人。孔祥熙二话不说,安排秘书照办。中央银行、财政部很多公文,都是先由孔令伟过目,然后再送到孔祥熙那里。如果她觉得这个文件要压一压,文件就送不上去。找孔祥熙办事的人发现这个情况后,都来拍她马屁,想通过她来打通和孔祥熙的关系。看到别人走私暴富,孔令伟眼红,就指派心腹汪建才插足其中。孔家利用飞机和本应运送抗战物资的滇缅公路偷运紧俏物品获取暴利,路人皆知。被蒋介石下令枪毙的走私犯林世良,就是孔家办理此事的得力干将。

  孔令伟飞扬跋扈,在她眼里,狗都比人值钱。1941年12月19日,香港即将沦陷。飞往重庆的最后一架飞机——“空中行宫”号马上就要起飞。孔令伟抢先登机,做了一件丧尽天良的恶行:让狗坐座位,驱逐中央常委、一级陆军上将陈济棠及夫人、保镖等人下机。一起被阻挡的,还有元老廖仲恺夫人何香凝、但是在美国人眼中国民政府检察院副院长许崇智、著名文化人士陈寅恪、郭沫若、茅盾,当时的中央研究院老院长蔡元培的夫人等等,均被拦截不能登机。面对彪悍的孔家主奴,大家高喊“国法何在,党纪何在,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此事公开,舆论哗然。傅斯年暴跳如雷,疾呼杀“飞狗院长”孔祥熙以谢天下。全国大城市学生游行,声讨孔祥熙等权贵家族。孔恶少激起滔天民愤,是孔祥熙倒台原因之一。

  就这样一个暴戾、蛮横、刁钻、古怪的不男不女之“衙内”,竟然能得到留美多年、文化素质很高的“民国第一贵妇人”宋美龄赏识。孔令伟所作所为早已构成犯罪,但都不了了之。在宋美龄关照下,高官们千方百计地包庇袒护她,从不给任何处理。

  孔令伟“恋爱”失败,宋美龄正式认这女怪人做干女儿。很多回忆录记载宋美龄与这恶少、假小子在漫长时间里情同母女,堪称最亲近的闺蜜。孔令伟在十几岁时候,曾神奇地救过宋美龄一命:让宋美龄改坐最后一辆车,躲过日机轰炸。从那时起,宋美龄不论到哪里,都要带着这小外甥女。

  孔令伟确实精干。她成了宋美龄的贴身副官、生活秘书,陪她应付各种场合,细心聪慧,把宋美龄照顾得十分满意。罗斯福总统也对这个中性随从印象深刻,称呼她是“可爱的小男孩”。宋美龄在美国的演讲稿就是孔令侃、孔令伟兄妹起草、润色的。有一次,一位外国记者问宋美龄,听说在你们中国,对夫人的家属有很多不好的议论,这是为什么? 宋美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旁的孔令伟用流利的英语迅速回答:我就是夫人的家人,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树大招风,评价政要的好与坏都是难免的,也是正常的。

  “女怪人”是“老太后”宋美龄的宫廷大内总管、情报部长,以宋美龄代言人自居。

  双亲逝去后,孔令伟大部分时间待在台湾。干妈宋美龄成为她情感最深的一位亲人,二人相依为命。孔令伟喜欢过夜生活,半夜喝酒;最喜欢吃辣椒,还有烤鸭、鸡腿、鸡爪等带骨头的肉类;喜欢一个人吃着零食,看着武侠小说;她更喜欢拉着士林官邸内的副官、ManBet正网秘书、侍卫等人员一起喝酒。她喜欢聊天摆龙门阵:天南地北,三教九流,无话不谈。孔令伟从这些杂乱信息中,提炼出有价值的情报,归纳汇报给宋美龄。

  宋美龄对她高度宠爱,孔令伟后台强硬,趾高气扬。她从小生活在封建气味浓厚的孔宋王朝家族,感染官宦世家和豪门望族的威权霸气。待人接物,架子大,口气硬,心肠狠。“女怪人”那威严、冷酷、傲慢、神秘,外带几分不阴不阳的气质,让官邸人员感觉她简直就是宋美龄的化身,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宋美龄不理事的十几年内,所有事情都是由孔令伟一手包办。宋美龄想了解什么事情,只要交给孔令伟,一定会圆满完成。有些属于宋美龄已同意事情,孔令伟照样推翻。例如妇联会多年没加薪,有一次报上员工加薪方案,宋美龄也同意了。但孔令伟见了签呈,皱眉说道:“加薪?加什么薪?她们做了多少事要求加薪?不准!ManBet正网”孔令伟比宋美龄要狠,例如经常查勤。被她发现值班的卫士或医护人员不在岗,或者打瞌睡,她会气急败坏大声破骂。孔令伟虽是女人身,但却没有同情女人的心。例如她让副官戴着特制手套,长时间给她按摩,还必须用大力气。

  她喜欢显摆。比如蒋介石心脏不好,她就买来大量医书钻研,出口成章,似乎变成资深医科教授。对医生胡乱指挥,一会儿要这个医师配那个药,一会儿让那个医师配这种药。蒋的主治医生见到她来,赶紧把蒋的病历藏起来,害怕这假小子胡乱点拨。自作聪明的孔令伟将医疗工作搞得一团糟,别人敢怒不敢言。

  台湾高官李登辉拜访宋美龄,孔令伟给宋出主意,不准下人按照惯例摆放精致点心,让李长时间空等,说要煞其威风。孔令伟为人刻薄刁钻。她游手好闲,却难以容忍下人闲着,总是不断差遣别人做事,在吆五喝六中,享受权力的尊严。侍候宋美龄很多年的蔡妈在官邸权威很大,但也要受这不男不女的“二先生”气。

  当孔令伟重病昏迷,96岁高龄的宋美龄不顾坐长途飞机可能导致心脏骤停的危险,特地从美国飞回台湾,专程到台北振兴医院,探视已经失去意识的孔令伟。宋美龄守护在她病榻前整整十天,自言自语地说话,意图唤醒干女儿。

  1994年11月18日,“混世魔女”孔令伟去世。装了一辈子男人,入殓时终于被还原成挽簪、穿旗袍的老太婆形象。这正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