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正网

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爱情故事 详细的 有谁知道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蒋介石第一次约宋美龄成功后,兴奋得像一个即将过年的孩子,恐慌得像一个即将踏上考场的学生。仅仅为约会的地点就想破了头。

  苦思无计的蒋介石请教年轻人陈布雷。当时蒋在南京,宋在上海。陈分析:“南京上海都不好。”南京是老蒋镇守之地,选在南京则有大男子主义作风的嫌疑,新潮美女宋美妹肯定不喜欢。选在上海,又显得宋美龄太过高冷。

  所以最佳选择是在第三地镇江,镇江在上海和南京之间,环境优雅,也能把两个人的爱慕之情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老蒋和小宋恋爱后,受宋的熏陶,会几句英文,比如亲爱的“达令”。不过老蒋口音实在太重,重得压地别人耳膜疼。老蒋的侍卫兵压根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硬是理解成“夫人”式的庄重称呼。

  有一次宋美龄派侍卫兵来请老蒋。侍卫兵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声音庄重一本正经:“报告,达令请您去一趟!”

  把老蒋说傻了,愣了有三四秒,终于理顺了其中的逻辑关系,苦笑着摆摆手让侍卫兵下去了。

  蒋介石征战在外,那时通讯不发达,拿起手机可以直接起腻,“歪,小丽啊。”最先进的通讯设施就是电报。因为电报需要把文字转化成代码,蒋都是在办公室一个字一个字亲自译,一旦办公室有秘书等其他人进来,蒋介石立马把翻译的文字藏到抽屉中,然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危机事件是考验恋人最好的试金石。西安事变就是蒋宋两人爱情的试金石。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老蒋九死一生。张学良虽然和蒋介石有八拜之交,但是政治上的合作往往如此,做不得真。

  内部派系林立,很多人看老蒋的热闹,晚上偷着开“趴体”庆祝。还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比如何应钦,居然提议派出轰炸机到西安去轰炸,这好比给张学良打电话,“你撕票啊,你撕票啊,你丫到是快撕票啊。”

  此时此刻,宋美龄异常得冷静,也异常得决绝。她没有抱怨:“西安是险地,不让他去,不让他去,死老头子非要去。”也没到处哭诉,逢人就说什么“蓝瘦香菇”。

  她没有惶恐,没有退缩,她选择了和自己的丈夫同患难。打压了亲日派,稳定了局势,然后到西安和蒋介石肩并肩。

  走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贴身侍卫说“如果叛军不听招呼乱来,你第一时间把我打死。”

  她是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必死之心去的。如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甘愿共生死的陪伴是什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是一句比较流行的爱情宣言,对于蒋宋两人,他们没有说,却作出了最好的注释。

  宋美龄和蒋介石是中国现代最有影响的伉俪之一。有关他们夫妻之间的秘闻和传说,一直是时人街头巷尾谈议的话题;有关他们夫妻在中国现代史上的地位,历来是史学家争论不休的议题。

  宋美龄是一位受教于欧美文化的女政治家。正如她自己说的:“我身上唯一可称是中国的东西是我的面孔。”蒋介石不仅面孔是中国的,而且他的思想、文化结构、民族意识都是地道的中国的。这样,就构成了他们夫妻之间在观念形态上的差异和对立。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进程中,他们夫妻之间一定会演出非同常人的戏剧来。同时,在他们夫妻的共同生活之中,这两种对立的文化的相互碰撞、相互渗透、相互影响,也会给人启迪,并从中悟出更深层的道理来。

  展开全部蒋介石因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关系,早就认识宋美龄。但二人虽以兄妹相称,十分亲热,毕竟没有相亲相爱的意思。等到决意要谈恋爱时,蒋介石倒突然紧张起来,找来陈布雷,求教第一次约会如何安排为好。

  陈说:“蒋先生镇南京,召宋女士来见,有摆大丈夫架子之嫌;若蒋先生去上海见宋女士,又有低三下四之嫌……”

  “江苏省省会镇江市——按路程计算,蒋先生主动往上海走了100里,宋女士往南京追了200里。大丈夫的架子放下了,宋女士的主动热情又发挥出来了……”

  “蒋先生别急。明日敝人陪您先去镇江焦山看一看。可邀约宋女士后天直达焦山相会……”

  第二天,陈布雷陪蒋介石把焦山上的景点逛了个遍,把每个景点的来历、寓意及如何引申到爱情上,一一作了详细讲解。直听得蒋介石连连称是,心花怒放。

  第三天,蒋介石早早来到焦山渡口迎候宋美龄。他站在“问度亭”上翘首眺望,果然看见宋美龄的专车准时来到。见宋美龄跨下车,蒋介石按陈布雷的计划,上前拱手道:“佛家普渡慈航。请问宋女士可愿登舟?”

  宋美龄见蒋介石今日如此温文儒雅,顿生好感,笑道:“我虽不信佛而信基督,但两教同理,普渡众生。”边说边在蒋介石的搀扶下,轻盈地登上渡船。

  第一天,蒋介石一个人说,宋美龄只管听,不答话。两人游览“碑林”,蒋介石详细向宋美龄介绍历代书法大家的风格;游览“万佛塔”,详细介绍各尊佛像的来历……当然,这些都是从陈布雷那儿“现贩现卖”来的。宋美龄虽没有表态,但心里已觉得蒋介石蛮博学的。

  第二天,蒋介石开始讨好宋美龄。两人走在“鹤桥”上,蒋先介绍“鹤”因何象征长寿,接着祝宋美龄“松鹤延年”。走进“百寿亭”中,他先介绍100个不同字体的“寿”字之妙处,紧接着祝宋美龄“永寿永康”。听得宋美龄不由得笑了,嗔怪道:“大总裁如此奉承小女子,小女子如何担当得起呢?”惹得蒋介石“嘿嘿嘿”地憨笑……

  第三天,宋美龄主动邀蒋介石登“观澜阁”。蒋介石先连连摇头说:“无澜可观……无澜可观……”宋美龄顿觉奇怪:“既有‘观阑阁’,因何无‘澜’可观?”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陈布雷早有交代,应讲清前后两层意思。蒋介石这时却出了点小小的差错,把陈布雷两层意思的先后顺序颠倒了,脱口先说出后一层意思:“宋女士放心,纵有干难万险,只要有蒋某在,定能化难为易,化险为夷。”

  “你胡扯什么呀?这‘观澜阁’之‘澜’。是‘波澜’之‘澜’,怎么扯上‘千难万险’?”

  蒋介石心一紧,知道自己弄错顺序,赶忙解嘲:“一样嘛,一样嘛……宋女士难道没看到山门口那四个大字‘海不扬波’?海都不扬波了,江上何来‘澜’呢?江上无‘澜’,蒋某更不怕‘难’噢。岂不是化难为易,易如反掌?”

  第四天,宋美龄主动邀请蒋介石到山中“定慧寺”上香。蒋介石有点迟疑,因为陈布雷知道宋家信奉基督教,对佛教寺院不会有兴趣,故而未对蒋介石去定慧寺有所交待。现在宋美龄竟然提出这个要求,蒋介石担心自己进入寺院“一问三不知”,岂不“露馅”?对,他应该设法劝阻:“宋女士笃信基督教,蒋某也希望同宋女士同信仰。佛教寺院就不用去了吧?”

  哪晓得宋美龄并不领情,她也有她的“孝心”,反问蒋介石:“蒋老夫人不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吗?我们代她去上一柱香,岂不更好?”

  原来宋美龄是想代未来的“婆母”上香,作为儿子的蒋介石还有何理由拒绝?吞吞吐吐道:“难得你……这份……心……”

  蒋宋二人让侍从买好香烛,一起进入寺院,按佛教的礼仪点烛、上香、磕头……一切都是那么真心诚意。走出寺院,宋美龄面对山门上“定慧寺”三个字,突然问蒋:“请问大总裁,能不能给小女子讲一讲这‘定慧’二字的涵义呀?”

  蒋介石一下子愣在那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说“不知”岂不太丢面子?确实,蒋介石并非平庸之辈,脑筋特别能“急转弯”。他急中生智,马上答道:“‘定’者,是蒋某决定之‘定’,‘慧’者,是宋女士慧眼之‘慧’——蒋某心中早已决定,借宋女士之‘慧’,为中华民国增辉。宋美龄最真实有女人味ManBet正,”

  第五天,蒋宋游览“郑板桥读书处”,蒋接着昨天“贫嘴”之骂辞故意引出话头:

  “唉——惭愧,惭愧,蒋某半生戎马征战,耽误了多少学习读书的时间。后半生真想隐居于此,以郑板桥为楷模,好好读几年书。到那时,可免被宋女士骂‘贫嘴’喽……”

  宋美龄会心地笑了。两人走到“郑板桥读书处”旁边的“别峰庵”门前时,宋指着庵门说:“大总裁隐居焦山读书,小女子愿在此庵带发修行,终生陪伴在大总裁身旁……”

  第六天休息,蒋介石向宋美龄托出最后一桩心事:“不知宋老夫人对蒋某与宋女士之大事如何看待?”

  宋美龄忍不住笑了,向蒋介石讲了“妈咪”的趣事——那天接到蒋介石的邀请电话后,宋美龄有点犹豫不决。宋老夫人主动发问:“蒋先生约你出去何处相见?”宋美龄如实答道:“镇江焦山……”宋老夫人略想想,突然欣喜地叫起来:“好——好风水——赶快去。”美龄不解:“妈咪,镇江焦山有什么好风水?”宋老夫人答道:“镇江古称‘京口’,‘金口玉言’嘛,蒋先生的婚姻承诺一定十分可靠。‘焦山’,如胶似漆,预示你们一辈子恩爱。岂不是好风水?”美龄忍不住反驳道:“妈咪,你弄镨啦,‘京口’不是‘金口玉言’之‘金口’,‘焦山’也不是‘如胶似漆’之‘胶’……”老夫人十分固执地挥挥手:“一样一样,快去。”

  这故事逗得蒋介石开怀大笑,他没想到陈布雷选择镇江焦山还有这一层深意,对联姻之事彻底放了心。

  这中间的重要媒介人是孙中山。宋家同孙中山的结交,同宋耀如支持并参与了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有关。1894年孙中山在上海结识了宋耀如。孙中山经常和陆皓东住在宋耀如家中,交谈革命事业。

  1912年4月,孙中山在上海致函友人介绍说,宋耀如是“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而上海之革命得如此好结果,此公不无力。然彼从事于教会及实业,而隐则传革命之道,是亦世之隐君子也。弟今解职来上海,得再见故人,不禁感慨当年与陆皓东三人屡作终夕谈之事”《孙中山全集》第2卷,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42页。

  1895年1月下旬,孙中山在上海约见宋耀如,请宋筹划经费,宋又一次“倾囊捐助”。1900年6月,孙中山准备在广州发动起义,两广总督李鸿章在香港英国当局策动下也打算据华南“自主”,许约孙中山“来粤协同进行”。对此,孙中山请宋耀如去活动在上海的洋务大臣盛宣怀脱离清廷参与两广独立后建立的政府事务。宋耀如劝说孙中山要记取历史的教训:“当初太平军苏州守将纳王郜水宽等八名高级将领,献城投降,李鸿章原是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结果第二天就全部被杀害!此人全无信义,切记,切记。”事情的结局,李鸿章被清廷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准备与孙中山合谋一事告吹。可见,宋耀如同孙中山的关系在早年就有联络。密切宋、孙关系的是宋庆龄同孙中山的结婚,正如一些书上评论的:“由于联姻,孙、宋两姓结下了不解之缘。”蒋介石早在留学日本时,就通过陈其美的介绍,结识了孙中山。回国后他追随陈其美投身辛亥革命。1918年春,南下广东,直接参与孙中山的革命活动,逐渐取得了孙中山的信任与重用。那么宋、蒋又是怎么结识的呢?

  美国女记者埃米莉·哈恩在《宋氏家族》一书中写道:“蒋介石第一次见到宋美龄是在上海孙博士的家里。见到美龄的时候,蒋介石已经休掉了奉化的毛小姐。一天,他向孙博士提起了这门婚事。‘老师,我现在还没娶上老婆’,他说,‘您能劝宋小姐嫁给我吗?’孙博士没有去劝美龄,而是把蒋介石的意思转告了妻子。庆龄悻悻地回答说,她宁可看到妹妹死,也不愿意让她嫁给一个在广州城内至少有一两个情妇的男人,虽然他名义上还没有结婚。的确,当时有关蒋介石的传闻很多。但是孙中山并没有把妻子拒绝的话转达给蒋介石,因为他喜欢这个年轻人。他劝蒋介石说:‘等一等吧。’蒋介石明白孙中山的意思,于是等了起来。在孙中山逝世以前,蒋介石又曾两次提起过这门亲事,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再等一等吧’。”蒋介石于1927年9月26日在上海对《字林西报》记者发表谈话谈及:“五年前,余在广州,寓于孙总理处,以是获见宋女士。以为欲求伴侣,当在是人矣。其时宋女士尚漠然。”可见,宋美龄同蒋介石的认识,时间是1922年,那时正是陈炯明在广州搞叛乱。

  陈炯明的叛乱被平定之后,蒋介石就跟随孙中山,为建立与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而奔波。在这期间,随着蒋介石政治地位的提高,而密切了同宋家的关系。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后,蒋介石逐渐掌握了党政军大权,虽然他同陈洁如结合共同生活了几年,但对宋美龄始终怀念。宋美龄心目中蒋介石的形象也日渐高大起来。

  1926年12月,一个妇女给胡适的一封信中说:“胡先生,我近来心目中只有两个英雄(你晓得妇女心目中不能不有英雄的),一文,一武,文英雄不待言是胡适,武的也不待言是蒋介石。这两个好汉是维持我们民族命运的栋梁!我的静坐的时候颇不多,然而一得之则默祝这两个人的福寿与成功!”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组编:《胡适来往书信选》上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412页。的确,在宋美龄、在宋家的眼里,蒋介石已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蒋介石叛变革命在南京建立政权后,由宋霭龄牵线,宋美龄应邀赴镇江同蒋介石一起游金山、焦山。当事人记载:“蒋介石亲笔写了一封信,派我到上海去面交孔夫人。我交上蒋介石的亲笔信,她含笑看信,看了之后,高兴地对我说:‘知道了!总司令约三妹在十五日到焦山去玩,好吧!你就住在我这里,等到十五号走罢!’这一天正是五月十三日。”“五月十四日下午,我到北火车站,打算预购明天的车票,见着站长,说明来意。他问我:‘你是来接总司令的朋友去镇江的吗?’我说:‘是的。’他说:‘不用买票了,我已经预备好一辆蒋总司令上次坐过的花车,挂到明天上午八点钟开往南京的特别快车的车头后面。’并笑容可掬地问:‘你看好不好?’‘当然好啦!’我高兴地答道。随后就回来告知孔夫人,她也很高兴。坐在她一旁同时听到我说话的三小姐——宋美龄,也嫣然一笑。”“吃过早点,等候夫人下楼。七点半,孔夫人、三小姐和另外一位中年妈妈,一同下楼,上了汽车。七点五十分到达车站,一进站望见那辆花车,站长来打招呼,我们一行登上花车。狗万官方网站孔夫人宋霭龄一个人回去了。一声汽笛,离开上海北火车站。”“下午三时许,火车进入镇江车站,车站上有警察警戒。蒋介石已等候在站上,他不穿军装,换一套华贵笔挺的西装,戴一顶高级草帽,足蹬白皮鞋,精神奕奕,背后有一排卫士和公安局长俞子厚。车站站长站在月台上,指挥火车停下。正好花车停在蒋介石的面前,他即走上花车,同宋美龄见面。握手毕,他急忙把宋的手提包抢在自己手里。

  缓步下车,改乘一辆新式轿车开到江边,换乘小汽艇,直驶焦山。焦山位于长江之中,来往必须乘船。山上有个大庙,和尚并不多。游人也不很多,环境非常幽静。”“蒋、宋在焦山,每日早出晚归,游览这一带的名胜古迹。有一天到了一个清朝做过大官的家里,壁上挂着一幅唐伯虎的画,两人赞赏了一回。中午在一家有名馆子吃饭。”“这样一晃就是10天,当时中央批准蒋介石休假10天。蒋介石带着卫士排回南京,叫我送宋美龄回上海。”当时,对蒋介石来说,大革命的胜利果实已窃取,国民政府已在南京宣布建立,有了一个短暂的喘息机会,于是他不得不考虑这样几个问题:一是,设法进一步争取英美对他的支持;二是,设法多涂上一层孙中山革命事业继承人的色彩;三是,设法有一位贤内助来帮其处理内政外交。基于这些考虑,他认为能同宋美龄结合是最理想的,况且原来有一定的基础。所以,他利用这次短暂的休假机会,也可能是特地的安排,约宋美龄共游,以进一步交流与融合感情。《大公报》创始人之一胡霖有这样一个分析:“蒋介石再婚是一个深谋远虑的政治行动。他希望做他们的妹夫,以便争取孙中山夫人……和宋子文。当时蒋介石也开始感到有必要得到西方的支持。以美龄做他的夫人,他便有了同西方人打交道的‘嘴巴和耳朵’。另外,他很看重子文这个金融专家。不过,说蒋介石不爱美龄那是不公正的。蒋介石显然认为自己是英雄。在中国历史上,英雄难过美人关。出于政治考虑,蒋介石无所不为。对蒋介石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娶一位新夫人似乎是理所当然之举。”转引自[美]斯特林?西格雷夫:《宋家王朝》,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年版,第365页。

  1927年8月13日,蒋介石第一次下台。下台之后,他给宋美龄写了一封感情十分真切的信。信中说:“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姐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举世所弃,万念灰绝,曩日之百对战疆,叱咤自喜,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女士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不久,宋美龄表示愿意同蒋介石结合,但需要征得母亲的同意。9月16日,宋霭龄在塞耶路的家中,召开记者招待会,将蒋介石和宋美龄介绍给新闻记者,随即宣布:“蒋总司令即将与我的三妹结婚。”蒋介石在对《字林西报》记者发表谈话时,也谈及关于这门婚事“近来女士已允,惟尚须得其家属许可”。当时,宋美龄的母亲在日本养病,蒋介石“拟即前入问候,并向乞婚”。

  这时,蒋介石已下台,情况是这样的:蒋介石建立南京政权后,处在内外夹攻之中。内是,李宗仁、白崇禧拥有桂系军事力量,并在北伐中屡建战功,而这时同蒋介石貌合神离,甚至连何应钦也站在李、白一边。外是,不仅所有职务乃至党籍都被武汉中央摘除,成为罪魁祸首;而且汪精卫正在厉兵秣马,准备东征。在这种内外夹击的形势下,蒋介石企图借陈兵津浦路,抗拒再度南犯的北洋军阀的军队,以此来缓和各方面对他的攻击,达到恋栈的目的。结果,蒋介石败北南京,原来的企图化为泡影。在四面楚歌之下,蒋介石不得不于8月13日宣布下野,发表《辞职宣言》。之后,在上海、溪口各住了一段时间,进行了频繁的活动。9月28日,蒋介石特地在上海《民国日报》上发表了《家事启事》,而且连载3天。启事说:“各同志对于中正家事,多有来书质疑者。因未及遍复,特奉告如下:民国十年,原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二氏,本无婚约,现已与中正脱离关系。现在除家有二子外,并无妻女。惟恐传闻失实,易资淆惑,专此奉复。”29日,蒋介石携带宋美龄及张群、宋子文和孟超然(副官)、孙鹤皋(留日同乡)、陈舜耕(机要秘书)等离开上海去日本。这一天,蒋介石对东方通讯社记者发表谈话:“余此次来日,乃欲观察及研究13年以来进步足以惊人之日本,以定未来之计划。且余之友人居日者甚多,欲乘此机会重温旧好,并愿藉与日本诸名流晋接,此外则并无何等之目的。关于此后之事,尚无何等决定。”

  这次赴日,蒋介石要研究日本国情及对华政策;要取得日本政府的支持,以助他重新上台。此外,一项重要的活动是征得宋美龄母亲的同意,要和宋美龄结婚。《宋氏家族》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叙述:“宋夫人过去一直对蒋介石抱有极大的成见。自打她得知蒋介石有意娶她的小女儿为妻以后,她就极力回避与蒋介石谈论这个问题,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拒绝与他见面。……可见蒋介石是个有决心的人。他仍然一刻不停地缠磨宋夫人,以至宋夫人最后不得不跑到日本躲起来。”“当宋夫人得知蒋介石抵日的消息时,她正住在日本的西部地区。她立即乘飞机横穿日本前往镰仓,以避开女儿求婚者的纠缠,然而蒋介石穷追不舍。他信心十足,因为美龄已经向他表露了首肯的意图。如果说美龄嫁给总司令是出于一种义务感,那是不公平的,因为她绝不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人。不过她确实期待着能够协助蒋介石统一中国,这无疑也是她与蒋介石结合的原因之一。美龄绝不愿意因为结婚,而失去从事建设性工作的机会。”“这一次,在美龄的支持者孔夫人的极力劝说下,宋夫人终于同意给她女儿的顽固追求者一次见面机会。”蒋介石到了神户后,即与宋子文前往有马温泉,“是为了要和宋美龄女士结婚,特地晋见在那里疗养的宋夫人,请其允诺亲事”。

  这次蒋介石去拜见宋美龄的母亲,拿出一份表明他已和少年时代的配偶离婚的证件,并且澄清了社会上的流言飞语。当宋美龄的母亲问他是否愿意成为基督教徒的时候,蒋介石表示很愿意试一试,将尽力研究《圣经》,不过未经体察不能随便允诺接受基督教。这次拜见宋美龄的母亲收到了圆满的结果。据中川龙夫所著《蒋介石总统逸事之地》一文中说:“有马大旅社的经营者增田卯三之助的太太千代子捧着下午茶走进去,刚由隔壁宋夫人房间回来的蒋总统,显露出平常所没有的兴奋神情说:‘老板娘,成功了!成功了!婚约成功了!哦!对了,给你写字吧!来!来!马上替我磨墨。’好像等不及把墨磨好,就乘兴挥毫了。”又据曾任有马温泉观光协会会长的乡土历史学家风早恂提道:“蒋总统于获得同意结婚之后,便于第三天——五日在该旅社十八号房间将致送宋美龄女士的订婚戒指面交宋夫人。”本文摘自《宋美龄传》 作者:杨树标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这中间的重要媒介人是孙中山。宋家同孙中山的结交,同宋耀如支持并参与了孙中山的革命活动有关。1894年孙中山在上海结识了宋耀如。孙中山经常和陆皓东住在宋耀如家中,交谈革命事业。

  1912年4月,孙中山在上海致函友人介绍说,宋耀如是“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而上海之革命得如此好结果,此公不无力。然彼从事于教会及实业,而隐则传革命之道,是亦世之隐君子也。弟今解职来上海,得再见故人,不禁感慨当年与陆皓东三人屡作终夕谈之事”《孙中山全集》第2卷,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42页。

  1895年1月下旬,孙中山在上海约见宋耀如,请宋筹划经费,宋又一次“倾囊捐助”。1900年6月,孙中山准备在广州发动起义,两广总督李鸿章在香港英国当局策动下也打算据华南“自主”,许约孙中山“来粤协同进行”。对此,孙中山请宋耀如去活动在上海的洋务大臣盛宣怀脱离清廷参与两广独立后建立的政府事务。宋耀如劝说孙中山要记取历史的教训:“当初太平军苏州守将纳王郜水宽等八名高级将领,献城投降,李鸿章原是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结果第二天就全部被杀害!此人全无信义,切记,切记。”事情的结局,李鸿章被清廷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准备与孙中山合谋一事告吹。可见,宋耀如同孙中山的关系在早年就有联络。密切宋、孙关系的是宋庆龄同孙中山的结婚,正如一些书上评论的:“由于联姻,孙、宋两姓结下了不解之缘。”蒋介石早在留学日本时,就通过陈其美的介绍,结识了孙中山。回国后他追随陈其美投身辛亥革命。1918年春,南下广东,直接参与孙中山的革命活动,逐渐取得了孙中山的信任与重用。那么宋、蒋又是怎么结识的呢?

  美国女记者埃米莉·哈恩在《宋氏家族》一书中写道:“蒋介石第一次见到宋美龄是在上海孙博士的家里。见到美龄的时候,蒋介石已经休掉了奉化的毛小姐。一天,他向孙博士提起了这门婚事。‘老师,我现在还没娶上老婆’,他说,‘您能劝宋小姐嫁给我吗?’孙博士没有去劝美龄,而是把蒋介石的意思转告了妻子。庆龄悻悻地回答说,她宁可看到妹妹死,也不愿意让她嫁给一个在广州城内至少有一两个情妇的男人,虽然他名义上还没有结婚。的确,当时有关蒋介石的传闻很多。但是孙中山并没有把妻子拒绝的话转达给蒋介石,因为他喜欢这个年轻人。他劝蒋介石说:‘等一等吧。’蒋介石明白孙中山的意思,于是等了起来。在孙中山逝世以前,蒋介石又曾两次提起过这门亲事,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再等一等吧’。”蒋介石于1927年9月26日在上海对《字林西报》记者发表谈话谈及:“五年前,余在广州,寓于孙总理处,以是获见宋女士。以为欲求伴侣,当在是人矣。其时宋女士尚漠然。”可见,宋美龄同蒋介石的认识,时间是1922年,那时正是陈炯明在广州搞叛乱。

  陈炯明的叛乱被平定之后,蒋介石就跟随孙中山,为建立与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而奔波。在这期间,随着蒋介石政治地位的提高,而密切了同宋家的关系。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后,蒋介石逐渐掌握了党政军大权,虽然他同陈洁如结合共同生活了几年,但对宋美龄始终怀念。宋美龄心目中蒋介石的形象也日渐高大起来。

  1926年12月,一个妇女给胡适的一封信中说:“胡先生,我近来心目中只有两个英雄(你晓得妇女心目中不能不有英雄的),一文,一武,文英雄不待言是胡适,武的也不待言是蒋介石。这两个好汉是维持我们民族命运的栋梁!我的静坐的时候颇不多,然而一得之则默祝这两个人的福寿与成功!”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组编:《胡适来往书信选》上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412页。的确,在宋美龄、在宋家的眼里,蒋介石已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蒋介石叛变革命在南京建立政权后,由宋霭龄牵线,宋美龄应邀赴镇江同蒋介石一起游金山、焦山。当事人记载:“蒋介石亲笔写了一封信,派我到上海去面交孔夫人。我交上蒋介石的亲笔信,她含笑看信,看了之后,高兴地对我说:‘知道了!总司令约三妹在十五日到焦山去玩,好吧!你就住在我这里,等到十五号走罢!’这一天正是五月十三日。”“五月十四日下午,我到北火车站,打算预购明天的车票,见着站长,说明来意。他问我:‘你是来接总司令的朋友去镇江的吗?’我说:‘是的。’他说:‘不用买票了,我已经预备好一辆蒋总司令上次坐过的花车,挂到明天上午八点钟开往南京的特别快车的车头后面。她的葬礼蒋介石不想去狗万官’并笑容可掬地问:‘你看好不好?’‘当然好啦!’我高兴地答道。随后就回来告知孔夫人,她也很高兴。坐在她一旁同时听到我说话的三小姐——宋美龄,也嫣然一笑。”“吃过早点,等候夫人下楼。七点半,孔夫人、三小姐和另外一位中年妈妈,一同下楼,上了汽车。七点五十分到达车站,一进站望见那辆花车,站长来打招呼,我们一行登上花车。孔夫人宋霭龄一个人回去了。一声汽笛,离开上海北火车站。”“下午三时许,火车进入镇江车站,车站上有警察警戒。蒋介石已等候在站上,他不穿军装,换一套华贵笔挺的西装,戴一顶高级草帽,足蹬白皮鞋,精神奕奕,背后有一排卫士和公安局长俞子厚。车站站长站在月台上,指挥火车停下。正好花车停在蒋介石的面前,他即走上花车,同宋美龄见面。握手毕,他急忙把宋的手提包抢在自己手里。

  缓步下车,改乘一辆新式轿车开到江边,换乘小汽艇,直驶焦山。焦山位于长江之中,来往必须乘船。山上有个大庙,和尚并不多。游人也不很多,环境非常幽静。”“蒋、宋在焦山,每日早出晚归,游览这一带的名胜古迹。有一天到了一个清朝做过大官的家里,壁上挂着一幅唐伯虎的画,两人赞赏了一回。中午在一家有名馆子吃饭。”“这样一晃就是10天,当时中央批准蒋介石休假10天。蒋介石带着卫士排回南京,叫我送宋美龄回上海。”当时,对蒋介石来说,大革命的胜利果实已窃取,国民政府已在南京宣布建立,有了一个短暂的喘息机会,于是他不得不考虑这样几个问题:一是,设法进一步争取英美对他的支持;二是,设法多涂上一层孙中山革命事业继承人的色彩;三是,设法有一位贤内助来帮其处理内政外交。基于这些考虑,他认为能同宋美龄结合是最理想的,况且原来有一定的基础。所以,他利用这次短暂的休假机会,也可能是特地的安排,约宋美龄共游,以进一步交流与融合感情。《大公报》创始人之一胡霖有这样一个分析:“蒋介石再婚是一个深谋远虑的政治行动。他希望做他们的妹夫,以便争取孙中山夫人……和宋子文。当时蒋介石也开始感到有必要得到西方的支持。以美龄做他的夫人,他便有了同西方人打交道的‘嘴巴和耳朵’。另外,他很看重子文这个金融专家。不过,说蒋介石不爱美龄那是不公正的。蒋介石显然认为自己是英雄。在中国历史上,英雄难过美人关。出于政治考虑,蒋介石无所不为。对蒋介石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娶一位新夫人似乎是理所当然之举。”转引自[美]斯特林?西格雷夫:《宋家王朝》,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年版,第365页。

  1927年8月13日,蒋介石第一次下台。下台之后,他给宋美龄写了一封感情十分真切的信。信中说:“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姐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举世所弃,万念灰绝,曩日之百对战疆,叱咤自喜,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女士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不久,宋美龄表示愿意同蒋介石结合,但需要征得母亲的同意。9月16日,宋霭龄在塞耶路的家中,召开记者招待会,将蒋介石和宋美龄介绍给新闻记者,随即宣布:“蒋总司令即将与我的三妹结婚。”蒋介石在对《字林西报》记者发表谈话时,也谈及关于这门婚事“近来女士已允,惟尚须得其家属许可”。当时,宋美龄的母亲在日本养病,蒋介石“拟即前入问候,并向乞婚”。

  这时,蒋介石已下台,情况是这样的:蒋介石建立南京政权后,处在内外夹攻之中。内是,李宗仁、白崇禧拥有桂系军事力量,并在北伐中屡建战功,而这时同蒋介石貌合神离,甚至连何应钦也站在李、白一边。外是,不仅所有职务乃至党籍都被武汉中央摘除,成为罪魁祸首;而且汪精卫正在厉兵秣马,准备东征。在这种内外夹击的形势下,蒋介石企图借陈兵津浦路,抗拒再度南犯的北洋军阀的军队,以此来缓和各方面对他的攻击,达到恋栈的目的。结果,蒋介石败北南京,原来的企图化为泡影。在四面楚歌之下,蒋介石不得不于8月13日宣布下野,发表《辞职宣言》。之后,在上海、溪口各住了一段时间,进行了频繁的活动。9月28日,蒋介石特地在上海《民国日报》上发表了《家事启事》,而且连载3天。启事说:“各同志对于中正家事,多有来书质疑者。因未及遍复,特奉告如下:民国十年,原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二氏,本无婚约,现已与中正脱离关系。现在除家有二子外,并无妻女。惟恐传闻失实,易资淆惑,专此奉复。”29日,蒋介石携带宋美龄及张群、宋子文和孟超然(副官)、孙鹤皋(留日同乡)、陈舜耕(机要秘书)等离开上海去日本。这一天,蒋介石对东方通讯社记者发表谈话:“余此次来日,乃欲观察及研究13年以来进步足以惊人之日本,以定未来之计划。且余之友人居日者甚多,欲乘此机会重温旧好,并愿藉与日本诸名流晋接,此外则并无何等之目的。关于此后之事,尚无何等决定。”

  这次赴日,蒋介石要研究日本国情及对华政策;要取得日本政府的支持,以助他重新上台。此外,一项重要的活动是征得宋美龄母亲的同意,要和宋美龄结婚。《宋氏家族》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叙述:“宋夫人过去一直对蒋介石抱有极大的成见。自打她得知蒋介石有意娶她的小女儿为妻以后,她就极力回避与蒋介石谈论这个问题,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拒绝与他见面。……可见蒋介石是个有决心的人。他仍然一刻不停地缠磨宋夫人,以至宋夫人最后不得不跑到日本躲起来。”“当宋夫人得知蒋介石抵日的消息时,她正住在日本的西部地区。她立即乘飞机横穿日本前往镰仓,以避开女儿求婚者的纠缠,然而蒋介石穷追不舍。他信心十足,因为美龄已经向他表露了首肯的意图。如果说美龄嫁给总司令是出于一种义务感,那是不公平的,因为她绝不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人。不过她确实期待着能够协助蒋介石统一中国,这无疑也是她与蒋介石结合的原因之一。美龄绝不愿意因为结婚,而失去从事建设性工作的机会。”“这一次,在美龄的支持者孔夫人的极力劝说下,宋夫人终于同意给她女儿的顽固追求者一次见面机会。”蒋介石到了神户后,即与宋子文前往有马温泉,“是为了要和宋美龄女士结婚,特地晋见在那里疗养的宋夫人,请其允诺亲事”。

  这次蒋介石去拜见宋美龄的母亲,拿出一份表明他已和少年时代的配偶离婚的证件,并且澄清了社会上的流言飞语。当宋美龄的母亲问他是否愿意成为基督教徒的时候,蒋介石表示很愿意试一试,将尽力研究《圣经》,不过未经体察不能随便允诺接受基督教。这次拜见宋美龄的母亲收到了圆满的结果。据中川龙夫所著《蒋介石总统逸事之地》一文中说:“有马大旅社的经营者增田卯三之助的太太千代子捧着下午茶走进去,刚由隔壁宋夫人房间回来的蒋总统,显露出平常所没有的兴奋神情说:‘老板娘,成功了!成功了!婚约成功了!哦!对了,给你写字吧!狗万官方网站来!来!马上替我磨墨。’好像等不及把墨磨好,就乘兴挥毫了。”又据曾任有马温泉观光协会会长的乡土历史学家风早恂提道:“蒋总统于获得同意结婚之后,便于第三天——五日在该旅社十八号房间将致送宋美龄女士的订婚戒指面交宋夫人。”